娄底在线,娄底新闻网,娄底信息网,娄底信息港,娄底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娄底历史 >

无言石碑历史存根

时间:2018-01-14 07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umvhc.cn
无言石碑历史存根

  老王家中墙上挂满了从各处拓来的碑文。

  在山野里发现了一块皇帝批准立的石碑。

  每一个拓碑地点,老王都有记录。

  这是老王最珍贵的拓片。

  拓碑是一件既需要仔细认真又要有一定体力的活。

  咔嚓者:

  记者 陈玮 郑承锋 桐庐记者站 程大鹏 实习生 徐姣

  咔嚓地:桐庐县分水镇

  作为**乩返闹匾靥逯唬魇礁餮墓疟蹋拖褚徽耪派⒙湓诿窦涞摹袄反娓薄痹幕曰椭鸾ピ谒暝碌某ず又袖蚊鹗保切掖嫦吕矗晌嗣亲匪萃舻恼涔笪镏ぁ

  在桐庐县分水镇,有这样一位老人,自退休后便迷上了这些“历史存根”。几年间,他倾注了大量的精力、财力,几乎走遍了分水的山山水水、村庄庙宇,寻访、拓印了许许多多残存于世的古碑。他,叫王顺庆,今年62岁。

  (一)

  走进王顺庆的家,似乎走进了一所古碑**物馆。客厅也好、书房也罢,里里外外几间房,所有的墙上都挂满了一幅幅精心装裱的古碑拓片。“我年轻时就对研究民间文化有浓厚的兴趣,也学习过一些碑刻知识。但真正把主要精力放到古碑上,是退休之后了。”王顺庆告诉记者,他退休后受分水镇政府邀请,参与了对家乡历史文化的一次大普查。在翻阅了一页页历史资料、寻访了一户户乡村人家后,他发现,许多史料上记载的或是民间流传的旧事,往往会在一块或几块残存的石碑上找到印证。

  “整体的古迹很难保存,明清建筑能留到现在的已经很少,宋元建筑现在基本上不太可能看到了。但这些散落的石碑,却可能是那些久远年代的幸存者,它们完全有可能是当年历史事件留传至今的唯一物证。”王顺庆每次外出普查,都会多留个心眼。在村民家中,杂草丛生的道边,甚至是建筑工地里,他都要转上一转,看看有没有残留的古碑刻。一旦发现,他就立即将其拍照、拓印、存档。前后6年间,老王的“收藏库”里,已收集了大大小小53块古碑。

  (二)

  老王所拓的这53块碑刻都是有“历史”的,而且其中有一部分堪称精品。在他家客厅里挂的古碑拓片中,有一块名为“戒石铭”的拓片最为显眼。该碑正面镌刻着“分水县戒石铭,皇明嘉靖己亥夏六月朔日立”等字,背面有“圣谕”二字,中间题“尔俸尔禄,民膏民脂,下民易齿,上天难欺”几行文字。

  指着这两幅拓片,王顺庆颇有些得意地说:“这是元明时期,浙江境内诸县为了**示官员们廉政**民所立的石碑,现浙江仅存此一块。”能这样言之凿凿,王顺庆是有史料依据的。据分水地方文献记载,这块“戒石铭”原先立于分水县衙内。碑文告诫官员只可拿自己的俸禄,不可做搜刮民脂民膏的事,否则即使老百姓不说,上天也会知道的。如今虽然分水县衙早已不存在了,但这块石碑却历经400多年风雨保存了下来。

  我们在分水镇政府招待所的**园内,看到了这块古碑原形。王顺庆习惯**地给古碑掸了掸灰尘,随后在一旁的石阶上坐下。他颇有感慨地说:“这块古碑不仅反映了古代的廉政文化建设,对现在的为官者也不失为一种**戒。”

  (三)

  说到自己找到的最珍贵的一块石碑,王顺庆从他的资料袋中“拣”出了一张相片。只见相片里的碑刻为立体图雕,呈倒品字形,中间上首刻有一条披鳞挂甲的飞龙,正中刻着“圣旨”二字,字下面有一颗龙珠,龙珠下海浪翻涌十分壮观。据王顺庆说,这是今年初他在百岁坊村一户村民家中发现的,拥有者也是只知道它好看,却不了解其历史。带回照片后,老王立即查阅了大量资料,初步认定这块碑可能是清顺治年间一座“节孝坊”的额首。

  分水民间曾经流传过一个有关节孝坊的故事:明末,本地一位名叫何鼎新的人,年少时曾聘临安于潜人顾明姑为妻,但未等顾明姑嫁过来,何鼎新便因病而卒。顾明姑得到消息后涕泣不食,决定为未成亲的郎君守节一生,直到八十三岁无病而终。清顺治年间,为表彰顾明姑,当地官员上疏朝廷,得旨建坊。王顺庆说,“故事是老早听说过的,可牌坊早已毁掉,大家都没真正见过。看到这块圣旨碑与故事里讲的一模一样,我怎么能不兴奋呢。”由于是立体石雕,王顺庆几次尝试拓印,都没有拓到很满意的拓片。

  (四)

  “找到古碑、印证历史,本来是件高兴的事。可你不知道,这两年,找到的古碑越多,我心里也就越痛。”王顺庆告诉我们,在他寻访的古碑中,有不少都因缺乏保护而伤痕累累。他指着自家院前一块刻着“吴嘉言”三字的石碑说:“吴嘉言是明朝年间出生于分水的一位名医,在我们这里流传着他的许多故事。这块缺角的石碑,是我从一户村民家正在浇筑的猪栏里找到的。”

  回忆着当时的情况,老王十分激动。他说,去年10月,他去柏山村拓印一块好不容易找到的“三世名医”石碑。当时那块碑刻已经断裂,仅剩下一半,所幸石碑为双面石刻,正面的“名医”和反面的“三世”二字恰好可以拼接,凑成一幅完整的拓片。一位围观的邻村村民随口说了一句:“这三世名医不就是吴嘉言吗,我们家里有一块石碑上好像就刻着他的名字呢。”王顺庆立即跟着这村民回家。当他在猪栏里发现这块被当成垫脚石的石碑时,真是又喜又气。最后,他用30元钱把石碑买下,运回家清洗后保存了起来。

  王顺庆不无忧虑地说,“这块碑我可以用钱换回来,但是有许多碑刻,是凭我一己之力难以保护的。有人说过,未来可以创造,但历史不能重现。这些古碑都是宝贵的历史碎片,如果不采取保护措施,任这些古碑湮灭的话,无论从人文意义,还是艺术角度来说,都是很可惜的。”新年伊始,王顺庆说他的愿望就是让全****都重视这些古碑的保护,“杭州重修碑林,很好地保护了历史的遗迹,这个值得借鉴。如果分水也能筹建自己的碑林,我愿意把自己的收藏全**毕壮隼础!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